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風雨中已走過10+年,43626網(www.srbnzu.tw)感謝有你陪伴。
手機賺零花錢就到王百萬
快樂賺-邊玩游戲邊賺錢

十年職場抉擇:從愛立信再到華為,我選擇創業

前言:上班好還是創業好?似乎很多人都有過這個煩惱,其實,這個問題也很容易回答,兩者都去體驗一下,不去體驗就去選擇,真的很難,也對比不出哪個好。

一、外企(愛立信)經歷

1.1、意外的入職

我畢業于吉大計算機系,在長春乃至整個東北來說,還算不錯的大學。大學期間沒掛過科,每年拿獎學金,也在宿舍打游戲,但不逃課,應該還算個好學生。只是現在回顧起來,也確實感覺自己的大學生涯很無趣,基本泛善可陳。

我屬于比較內向型的性格,當年內向到什么程度?在陌生人面前基本不說話,習慣性緊張,偶爾上臺發言腿會發抖。畢業后最初參加IBM、埃森哲這些公司的面試,就因為這毛病失去了機會。

陸續面試了七八次,大概也掌握了些套路,終于沒那么緊張了,再加上長春畢竟機會有限,于是我和幾個同學一起,一起踏上了北京找工作之旅。

記憶中,這個過程持續了三周,投出了大概二三十份簡歷,腳步遍及國貿、中關村、上地、望京、亦莊,什么方式都試過——網上投遞、專場招聘、人才市場,甚至也有過直接找到別人公司遞簡歷,轉頭就看到自己簡歷被別人像廢紙一樣丟棄的尷尬經歷。

第一周很快過去了,沒有收到任何回應,第二周開始陸續有公司通知面試,而第三周上半周的時候,我拿到了6個offer。

只是這6個offer都有一個令我不是那么滿意的共同點:待遇都差強人意。

在談到待遇問題時,我跟有家公司說,1500元在北京確實很難生活,那家公司的HR笑著輕描淡寫地回應我,多少錢都有多少錢的活法。

這話當然是沒有錯的,可是誰不想活得好一點呢?

當時還有另外一家也算著名的韓企給我電話通知錄用,但是語氣竟然是這樣的:你想來呢就盡快來報道,不想來也務必告訴我們一聲,反正也不缺你一個,待遇就是這樣,你還別嫌少,人多的是。

我很難相信一個當時還挺有名氣的企業的HR竟會這樣說話,很顯然我不會考慮去這樣的公司。事實證明這個選擇是對的,十年之后的今天,這家公司似乎已經完全淡出了江湖。

HR是一個公司的窗口,是企業留給應聘者最初的形象和印記,關于這點我不得不說,愛立信公司在這方面做得確實非常不錯。

所以也算是陰差陽錯吧,前面找的都是IT公司,最后卻選擇了一家通信企業。

1.2、令人心儀的企業文化

愛立信是一家北歐企業,源自百年之前的瑞典,一個高福利的世外桃源。像大部分的北歐人一樣,瑞典人并不勤奮,他們堅信工作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堅信人與人的關系應該簡單又融洽,也堅信周末回家和妻兒一起吃飯這件事,比任何的客戶和合同都要重要得多。

長期以來,愛立信一度占據全球接近一半的市場份額,是當之無愧的業界領袖和技術領導者。無論在客戶、合作者及競爭對手面前,這個光環都令身為員工的我們倍感榮耀,但我離開好些年頭后,始終令我念念不忘的,更多還是公司深具人性關懷的企業文化。

總結一下,讓我心儀的地方,大概有那么幾個關鍵詞:

平等、純凈、分享、信任、生活至上。

講一些實際的小案例吧。在這家公司,是不鼓勵稱呼領導為領導的,有英文名的就叫英文名,沒有的就直呼其名。有些較真的上級,甚至因為你稱呼他為領導,罰你請吃飯。這樣一個看似形式化的東西,其實的確非常有效的拉近了上下級之間的距離,至少在我眼中,我和我的領導雖然未必可以做到無話不談,但也絕不存在高高在上的隔閡感。

在公司內部,有極其開放的學習氛圍,定期會組織分享會,來自不同部門的大牛經常會分享工作心得體會,技術細節等,隨便去聽,沒人藏私。作為一個新員工,你有任何疑問,在公司隨便抓一個人就可以問,甭管認不認識,他們一定會回應你。這是愛立信的分享文化,對于一個亟待成長的新人而言,真的沒有再棒的體驗了。

作為一家北歐企業,在工作安排上,單純的瑞典人更愿意選擇信任和授權。他們認為既然你能夠通過面試進入公司,能力一定是沒問題的,所以安排一項工作出來,他們首先的選擇的信任。愿意相信你一定能完成此事,并給你必要的支持和資源。除非你辜負了這份信任,不斷證明你不可信。對一個有著基本上進心和自我激勵的人而言,這樣的文化會讓人覺得既輕松又愜意,必然會更好的激發主觀能動性。

對待生活與工作的態度上,之前說過,愛立信的高管們,基本上無論多忙,即便跨大洲出差,也會盡量趕回去和妻兒共度周末。中國區的大小領導們也基本上都秉持著同樣的原則,即:工作是為了生活。我的領導就曾經干過這樣的事,下午6點,看到有的人還沒走,會親自過來趕人讓離開公司。這是曾經的愛立信關于工作的態度:8小時以內好好干,之后趕緊滾去享受生活。若是你8小時干不完事情,那恐怕是你能力的問題了。

1.3、我具體干點啥

對于圈外人來說,基本上我的工作只會讓你覺得乏味又懵逼。不信你聽聽:無線網絡優化。

所以這里要做個類比,其實這個工種跟醫生類似,只不過醫生醫人,我們醫網絡。你之所以能夠坐在車上,使用手機打電話從城東到城西,或者連續看片不卡頓,這是因為你的頭頂有基站射出的無線信號。我的工作重點,就是保證信號的覆蓋和質量,讓大家的通話和移動上網體驗良好無礙。

作為通信設備商和專業服務提供商,我們服務的客戶主要是三大運營商(移動、聯通、電信),由于設備遍及全國各地,基本上是全年四處出差的節奏,短則一兩周,長則數月、半年甚至一年。

在愛立信最初幾年,因為公司業績和影響力,出差的福利待遇的確比較好,基本上去哪都是入住當地最好的酒店,出門打出租,來回定機票只看時間,不計折扣,有飛機也絕不坐火車。周末想回就回,不想回在當地玩耍,一樣拿出差補助。

從最初進公司,我從實習網優工程師做起,到轉正、資深,后來做項目組長,負責組建、帶領不同的團隊執行項目,再到后來做項目經理,整合所有相關資源完成目標。走過大半個中國,帶過三十幾個大小項目后,我終于感覺膩了。

1.4、糾結、反思與出逃

從待遇上來說,其實還算可以接受;從各方面福利,也是遙遙領先于很多公司的;包括內部寬松的氛圍,一言不合就翹班也沒人管的狀態……很多人說,愛立信真的很適合養老。

的確,溫水煮青蛙,這也就是問題了。

對中國人而言,外企的上升瓶頸十分顯然,對一個足夠努力的人,你或許很快就會遇到天花板,此時,你是走是留?

愛立信的寬松機制,注定了它大鍋飯一樣的利益分配機制,同一個部門里,干得特別好的和干得很差的,年終獎差別不會很大。所以,為什么要那么努力?而對于足夠努力的人,也確實不足以持續調動積極性。

另一個問題是,太專太窄的圈子,極大的限制了視野和談資。我做什么你們還記得么?無線網絡優化誒,同學聚會大家聊八卦社會熱點金融,我說,這里信號不好,是因為基站覆蓋缺失,需要調整方位角或者新建站?

另外四處出差帶來的更嚴重的問題,除了家庭關系,還有圈子的建立。你根本沒有辦法扎根在一個地方,進而建立深入而穩固的人際圈子。人脈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若是有一天公司業績不好裁員了,你是否真的有足夠競爭力和資源圈讓你迅速重新攀上新的枝頭?

以上原因,讓我糾結了幾年之后,終于跨出了必然的那一步。

二、民企(華為)經歷

2.1、入職華為

我本來以為離開愛立信,也就代表著徹底離開了通信圈。

在愛立信期間,盡管多次接到過華為HR的挖角電話,我始終沒有考慮過要去。

因為聽過很多有關華為的傳說,什么狼性文化,什么7*24小時,什么過勞死……對于習慣了愛立信寬松氛圍的我,始終會有種天然的抵觸。

進入華為純粹是因為老L,我華為的第一任直屬領導。我還在愛立信時,我倆是對手,經常在客戶面前爭鋒相對,互相詆毀,互有勝負,這就是所謂的不打不相識,最后竟然產生了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老L聽說我離開了愛立信,立馬和我取得了聯系,在他的一番忽悠下,最終讓我決定進去看看。

畢竟,人生在于體驗嘛,外界傳得神乎其神,究竟有沒有這么夸張?

因為有老L引薦,我的華為面試之旅異常輕松,一面就是和他聊個天,基本上是我在問問題他回答,完全顛倒了主次,完事他對我說,一面過了哈。之后英文測試,性格測試,毫無懸念的過了之后,進入了最終面試(綜面),由中國區的大領導通過遠程視頻對我進行面試。

我還記得那時的場景,大領導問了我一個終極問題:為什么離開愛立信,來到我們華為?

我稍微思索了一會兒,畢竟總不可能說,是老L死乞白賴忽悠我來的吧?這也顯得太沒格調了。

我波瀾不驚的看著電視屏幕,對大領導說出了一番至今自己都還覺得蠻有水平的話。

我說,愛立信曾是業界的領袖,就像一頭驕傲的雄獅,優雅而孤獨,不會輕易妥協和低頭 ,而華為就像大家所說的,是一群隨時準備覓食的狼,兇猛又精力充沛。中國市場則是一片草原,而草原上最成功的掠食者,或許終究是群狼。

大領導笑了,然后說,談待遇吧。

2.2、華為的偉大

上面說的那番話,真不是諂媚,是經過深刻思考后的,客觀說辭。

華為,1987年成立于深圳一間破敗的廠房,任老板以卓絕的智慧和統御力,帶領一群志同道合的猛人掀開了注定改變歷史的進程,用了三十年時間,把這支軍隊擴充到了17萬人,并駕馭它擊敗了一個又一個曾經巨無霸的對手,站在了電信業的塔尖,完美地向世人詮釋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屌絲逆襲。

華為是為數不多的海外收入超過國內收入的中國企業,賺外國人的錢,遠遠超過賺本國人的錢。先不管有多大力度的政策支撐,單憑這個事實,也可當之無愧為民族驕傲了。

員工待遇業內最優,即便橫向對比其他行業,也并不虛。業界盛傳,在華為工作三年以上,你的工資:獎金:股票分紅,將達到1:1:1,隨著年限增加,工資最終會成為最小頭。

無論我對華為文化有多持保留意見,也不得不說一句,這的確是一家可以用偉大形容的公司。

※華為怎么做到的偉大?

說說個人的粗淺見解,畢竟我在華為的時間也不算太長。

1)、全員持股計劃

業界盛傳,任正非只占1.4%的股份,其余全部散給了員工。某種程度上,你可以認為公司是自己的,你在為自己拼命,理所當然。

2)、大棒與胡蘿卜

明確獎懲,毫不含糊。在華為,干得好、一般和不好,最終在待遇和晉升機會上,差得不只是一兩倍。想想愛立信的大鍋飯,哪個更激勵人?

3)、奮斗者文化

這是華為至高武功心法,修行者要自愿簽個協議,自動放棄帶薪休假,堅持艱苦奮斗一百年不動搖的精神,主動投入到最艱苦的環境中進行練級。越艱苦的地方,升級經驗越高,越容易往上走,待遇回報自然也越高。

4)、強烈的目標導向

就一句話,甭給我找理由,就是必須完成。

舉個實際的例子,我們做優化,經常都要涉及到協調物業的問題,這很好理解,你要在別人房子上建基站,當然得說服業主啊。從工作界面上來看,很顯然,這是運營商(客戶)負責的事情。

所以如果搞不定,若是愛立信會站出來一攤手,說這我也沒辦法啊,你們沒搞定啊。按照界面,這個的確沒毛病;但若是華為,客戶的事就是我的事!搞不定,客戶經理上,服務部主任上,再不行代表上,什么辦法全用上,該出面的全出面,就是必須搞定!

站在客戶角度,請問你會更喜歡誰?

外界都在說華為是狼性文化,何謂狼性,不同人有不同解讀,我理解的版本是這樣的:強烈的目標導向,不達目的不罷休的精神,為達成目的不擇手段的狠辣,以及達不成時毫不容情的問責。

5)、毫不容情的反腐

與其他公司相比,華為對內部腐敗查得非常嚴格,經常組織各種自查、總部集中排查,如果各種文檔、合同、收入有一絲對不上,會出大問題。在腐敗這件事情上,公司首先是認為你有罪,除非你可以證明自己確實無罪。因此那些身處關鍵崗位的和錢打交道的位置,比如銷售、項目經理等,將始終如履薄冰。

關于內控,內部流傳著一句話:若是得罪客戶,你最多是考評會出問題,若是內控審查出了問題,你就等著game over吧。

但不得不說,盡管形式值得商榷,華為的確是我所見過的,反腐做得最到位的公司。

2.3、華為的陰霾

凡事都有兩面性,所以我們才說,彼之蜜糖,我之砒霜。

華為的狼性成功背后,當然會帶來相應的其他問題。

首先就是僵化又嚴苛的考評機制。考評分為A\B\C三個檔次,連續兩年被打C者,將直接被淘汰。而根據當年經營情況,每個部門基本上都會分到一部分的打C比例。

當時我團隊有個同事就很悲催,他因為老婆在我所在的城市,想要從別的地方調過來,結果頭一年沒調成功,但因為動了心思,被領導打了C;第二年下半年,終于成功調過來了,別人想,你都不是我的人了,當然再給你扣個C。于是,他就得了兩個C。

相處的幾個月里,我明顯看出他是個非常踏實而技術扎實的人,特別想保下他,也跟我的領導老L想過很多辦法,但是根本于事無補。最終,我親眼見證了一個除了想和家人團聚,并沒有任何過錯的優秀員工,就這樣被干掉了。

那一刻,我的確感覺到了莫名的心寒和無力。

為了防止腐敗,公司有一個管理層輪崗機制,本地人首先是不能出任本地領導的,其他人在同一個地方任職也不能超過三年。從而在根上最大化遏制腐敗的可能。

閑暇時(一般指晚上七點后),公司經常會組織大會,大家需要認真領會最新思想及深刻學習各類違規事件,事后要寫心得,簽字畫押。基本上我走的時候,累計寫了大幾十份。

最讓我不好接受的,還是缺乏必要的人性關懷。

考評事件就不多說了,如果在項目過程中出現了客戶投訴的情況,華為的處理方式也與愛立信大相徑庭。

限于篇幅,直接說結論吧:在愛立信,首先會嘗試袒護你一下,實在護不住了,可能才考慮問責;華為,首先會嘗試把直接責任人推出去看看能否平息,若能,拉倒,不能,再把責任人的直屬領導推出去,重復以上。

這樣的陰霾籠罩于心,讓我始終不太自在。

2.4、我的卑微與光芒

從愛立信走出來的我,在華為最終堅持了一年半。

其中前一年還是因為我的領導老L。他實在不像個標準的華為領導,很仗義,很感情用事,很挺下面的兄弟。

他信任我,我對接的事情和客戶,始終以我的意見為準。我說這事不做,他就堅決支持我不做。那段時間,我基本上保持著在愛立信時該有的硬氣。

當然,奮斗者協議自然是簽了的,包括各種學習心得、與客戶的賣笑事宜,該做還是做了的。

大概是我始終沒有全然的融入和認同公司文化,后來老L調走了(記得前文么,管理層需要輪崗的,防止腐敗呀),換了個新領導來,我立刻原型畢露了。

新領導風格與老L截然不同,當然,事實證明新領導或許才更適合這個環境。老L當時本就不怎么受上面待見,走的那年竟然還被打了個C,而新領導一來,和更高層的關系立即變得融洽了。

因為新領導做了更職業化的事情:有任何出事的苗頭,立馬介入;出了事情,立即追責。從不介意向上層坦誠自己下屬的不足,根本不和下屬一個維度思考問題……因此他來的幾個月后,整個部門面貌煥然一新。

我多年形成的管理風格,是授權、信任、鼓勵和共同擔責,當然也像我的老領導一樣護犢子。這與新領導的風格終歸格格不入,因此最終分崩離析,在所難免,這事就不多說了。

因為與新領導的協議,我走得比預期還晚了幾個月,拖到了下半年。從內部獲知的消息,最終我應該也是被扣了個C,幫部門背了指標的。預料之中的結果,并不意外。

幸好此時,我是真的決心徹底離開這一行了。

三、創業心路

3.1、創業初衷

盡管對華為某些文化并不認同,畢竟待遇非常不錯,而且我也經過了多年職場歷練,若說相對職業化的應對,我其實是可以做到的。

那么為什么想走?為什么必須要走?這個問題我想了大半年,最終說服我自己的只是一個樸素而任性的念想:人,只活一次,我三十多歲了,希望嘗試按照自己的喜好和節奏活一次試試。

我實在不想將來回想起來,會捶胸頓足,罵自己膽小鬼。埋怨自己當年為何如此懦弱,連哪怕試一試的勇氣都沒有。

這個時候,我遇上了我的合伙人老楊,高中時候的死黨,一個如我般執拗的人,他也剛從他所在的公司出來,我倆一拍即合。

3.2、我的過失

必須承認,這個過程中,我的過失是顯然的。

※過失之一,裸辭。

在從華為出來前,我其實真的沒有鋪后路,就是任性的覺得先出來再說。之后有過一段尷尬的時光,尤其我還曾天真的以為自己頂著愛立信和華為的500強光環,但出來后你會知道,光環是公司的,你在,就有,你離開,你跨行,這光環跟你半毛錢關系沒有。

※過失之二,斷層式跳躍。

我以前做通信的,無線網絡優化,現在呢,文化傳播。這二者的差距是多大呢,我大概測算了一下,始終沒算出來。

但是我以前的專業用不上了,以前的人脈也用不上了,這是不爭的事實。我僅僅憑著一腔熱愛和自以為是的孤勇,就打算在一片全新的領域開疆拓土。

真誠的告誡一句,這是大忌。大家要引以為戒才好。

所以我的第三個狀態,我說是,折翼的鷹。這很貼切。

【寫在最后的話】

不管如今的選擇有多任性,稍感欣慰的是,我同時也看到了自己身上顯著發生著的變化。

堅持晨讀、堅持鍛煉這兩件事,比工作時有勁頭得多。

一年多來敲下的文字,比過去十年加起來還多得多。

和不同領域不同層次的人接觸,感覺自己正在變得有趣得多……

最關鍵是,我在按照預想中的節奏,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這種感覺令人歡欣雀躍又雞血滿滿。

我無法預期我的將來,但也毫不懷疑它會變得更好。

畢竟現在的我,早已不是單兵作戰,我有朝氣蓬勃的團隊,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有親密信賴的伙伴,有每天不知疲憊一往無前的昂揚。

與任何時候相比,必須承認,我最喜歡現在的自己。

我堅信,那折斷的翼,一定可以重新接上吧,不過是時間問題。

謹以此文,獻給我的合伙人、我的團隊、以及那個始終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己。

簡書作者|焱公子

推薦閱讀:

談互聯網創業的堅持與執行力

農民工白手起家年入500萬的勵志創業故事推薦

大學生創業-大學生微創業項目,大學生創業做什么好?

相關推薦

猜你喜歡


二維碼
篮球比分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