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風雨中已走過10+年,43626網(www.srbnzu.tw)感謝有你陪伴。
手機賺零花錢就到王百萬
快樂賺-邊玩游戲邊賺錢

32年前他資助馬云200元,現在馬云報答他1.37億

2月3日,馬云來到了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的紐卡斯爾。

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宣布:來自中國杭州的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云通過馬云公益基金會,在紐卡斯爾大學設立了名為Ma-Morley獎學金計劃——這筆2000萬美元的獎學金,是紐卡斯爾大學有史以來收到的最大規模捐贈。

這個獎學金的設立,跟馬云少年時在西湖邊的一段際遇、以及一位曾為少年馬云打開世界之窗的澳大利亞人有關。

這并不是他第一次去紐卡斯爾。32年前的1985年,年輕的馬云第一次來到澳大利亞,就是來到這里。

那也是他第一次出國。“那段旅行時光讓我首次發現了中國之外的世界,是我人生的轉折點。”

故事在那之前就已展開。

2月3日,在澳大利亞紐卡斯爾,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在活動上致辭。

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3日宣布,該校獲得馬云公益基金資助建立“馬-莫利獎學金”計劃,以幫助那些有潛力的學生完成學業、實現夢想。

紐卡斯爾大學介紹,馬云公益基金將資助2600萬澳元(約合2000萬美元)建立獎學金計劃。這是紐卡斯爾大學史上接受規模最大的慈善捐款,也是馬云公益基金第一筆海外助學基金。

2月3日,在澳大利亞紐卡斯爾,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中)出席活動。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當天在紐卡斯爾大學發表演講時表示,希望這個獎學金能夠聚焦未來,讓更多年輕人走出大學與自己的國家,去世界各地看看,并通過這些經歷擁有更寬廣的國際視野。他表示,在紐卡斯爾大學建立獎學金計劃僅僅是一個開始,基金會將幫助更多年輕人去經歷世界、改變自己。

據悉,馬云資助紐卡斯爾大學緣于他與澳大利亞人肯·莫利30多年前的相識。

這個騎著自行車的少年,到處主動和外國游客招呼,以此來練習自己笨拙的口語,因此結識了給他人生帶來重要轉折的一家人。

“你好,我叫馬云。我剛剛開始學英語,我們可以做個朋友嗎?”

“你好,我是David,這是我的父親Ken,這些是我家人。很高興認識你。”(43626網  http://www.srbnzu.tw/

1980年,剛剛打開改革開放大門的中國迎來了一支來自澳大利亞的代表團,這個代表團由澳大利亞·中國友好協會組織,和當時其它海外代表團一樣,他們的行程主要圍繞中國幾個核心城市,包括杭州。

莫利一家也在其中——父親肯·莫利是一位剛剛退休的電氣工程師,在1970年代加入了澳中友好協會;母親叫朱迪,他們還有三個孩子:戴維、斯蒂芬和蘇珊。

1980年7月1日,他們來到了杭州。

晚上,在西湖邊游逛的時候,一個和戴維年紀相仿的中國男孩走上前來,微笑著,用略顯稚嫩的英語和他們打招呼。

15歲的馬云和他新認識的澳大利亞小玩伴戴維·莫利攝于西湖邊。戴維胸前佩戴著澳中友好協會旅行團的證件。

"晚上自由活動的時候,我們在公園里玩火柴,一個男孩走過來和我們打招呼,他想鍛煉一下自己新學的英語口語技能。他介紹了自己,我們互相寒暄了幾句,約定之后再來這個公園碰面。"很多年后,戴維這樣回憶道。

這個十幾歲的杭州男孩,就是馬云。

在莫利一家人眼里,這個騎著自行車,到處主動和外國游客招呼,以此來練習自己笨拙口語的少年,是熱情、獨特而上進的。

他突如其來,也帶來了一場不期而至的友誼。

但在那個時候,莫利全家都未曾料想到,這個中國男孩,和這場源自西子湖畔的友誼,可以綿延至之后的悠長歲月。

在北京地下室住了一周,被拒簽7次,全部家當只有100美元,首次澳大利亞之行真正改變了馬云的人生。

在那之后,像英語教材中的李雷和Jim Green一樣,來自中國的馬云與來自澳大利亞的戴維成為了朋友,筆友。

馬云開始定期與戴維,以及他的父親肯·莫利通信,并和戴維一樣稱肯為"father"。肯告訴馬云,“把字距留大點,這樣好在回信時把一些‘糾正’寫在字距空白處"。戴維解釋道:"爸爸想通過這些細致的糾正幫助馬云更好地學習英語,他也鼓勵馬云說英語。"

馬云小時候寫給戴維·莫利的一封信。

這樣的通信持續了五年。

五年后,馬云21歲。像全世界都知道的那樣,在不停地努力之后,馬云終于考入了杭州師范大學,并當選為學生會主席及杭州市學聯主席。

就在那年暑假,肯向他發出邀請:年輕人,到澳大利亞來看看吧。

1985年的馬云,還從來沒想過可以到中國以外的國家去看看。在當時有護照都是一件非常稀奇的事。

肯鼓勵他:“試試看,說不定你就能拿到護照呢”。

21歲的馬云在這種鼓勵下神奇的拿到了護照。但之后迎來的卻是一連串拒絕——當時的赴澳簽證只發給政府公務、探親或留學等用途,卻連續7次簽證都被拒絕。

那時馬云已經在北京一個地下室住了一周,帶的錢接近花完。

為了促成馬云的這次旅行,Ken做了大量的工作:他去了紐卡斯爾市政府,并向澳大利亞駐中國大使館發電報說明情況。

已經幾乎不抱什么希望的馬云沒有放棄。他再次來到大使館,看見一個老外就直接跑了上去:“我已經在這里待了一個禮拜,這是我最后一次機會,我希望能申請到簽證,我想跟你認真地談一談。”

“你想談什么?”

“我已經被拒簽了7次,等了一周。我已經沒有錢只得回去,但至少得讓我知道為什么被拒絕。”

這個人坐了下來。馬云跟他講了那個故事,他是如何在西湖邊遇到Ken 和David的,他沒有錢,在澳大利亞沒有親戚、朋友,但就是相信這個緣分,就想去澳大利亞看看。

“他說你再待三天試試吧?我說不行。他說你再待30分鐘?這個人最后說,‘你真的想要這個簽證嗎?我5分鐘后給你。’”

KEN的努力,和馬云的永不放棄,終于使得簽證通過。

這是一場如此來之不易的旅行。

馬云當時隨身帶了100美金,但始終不敢拿出來——這是從全家所有親戚那里才湊到的,簡直是全家人的全部家當。

但這場旅行真正改變了馬云的人生。

肯·莫利的家位于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紐卡斯爾市郊區的新萊姆頓地區。這是馬云第一次出國——一個月后,當馬云回到杭州時,他好像已經變了一個人。

32年后,當馬云第三次來到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回憶起那個時刻,他這么說道:

“(1985年)在紐卡斯爾的29天,在我的生命中至關重要。我出生在中國,100%是中國制造,也從未離開過中國。但來澳大利亞改變了太多過去的認知,我開始覺得必須得用自己的頭腦去判斷去思考。在那接下來的10年,我都在想中國需要改變,我們需要更開放的思想,我們要用一個不同的視角來看待事物。”

這次旅行打開了馬云的眼界,改變了他的未來。

他也得以近距離的感受了當地的風土人情和日常生活。

1985年,馬云在澳大利亞悉尼。

圖中從左至右分別為:斯蒂芬·莫利、馬云、莫利家的一個親戚。

在紐卡斯爾,馬云還驚喜地發現公園里居然有很多人在打太極,這也是他最喜歡的健身運動。

面對外國人的馬云并不羞怯。在當地郊區的一間會所,他甚至給當地的一個太極拳愛好者團體做了表演,主要是他平時學習到的猴拳和醉拳。

馬云在澳大利亞當地的一個太極拳愛好者團體表演猴拳和醉拳。

當然,在那里馬云也首次學到了澳式英語——后來很長時間里都被他錯認為是正統英語。

每隔6個月,莫利會給馬云寄一張支票,兩年多總共寄了大概兩百澳元。

馬云與莫利一家的友誼逐步加深。在馬云去過澳大利亞后,肯·莫利帶著斯蒂芬·莫利(肯的次子)來杭州回訪。因為父母家的房子太小住不下,所以馬云只好把莫利父子安排到大學宿舍去住。

"我們在馬云家里吃晚飯,然后再騎車回學校。"斯蒂芬回憶道,"馬云一直忙著為我們做飯,讓我們覺得很受優待。"

圖中從左至右分別為:斯蒂芬·莫利、肯·莫利、馬云。攝于杭州。

馬云放假的時候,他又帶著莫利父子去鄉下游覽。回到杭州的那天晚上,馬云擺了一桌酒席款待,還特地邀請了當地的一些貴賓作陪。

馬云和肯·莫利馬云在杭州請Ken Morley吃飯,舉杯共飲。Ken曾回憶說:馬云請我們去他家,并為我們做飯,我們覺得很開心。

馬云的大學生活并不輕松,面臨很大的經濟壓力。雖然不用交學費,但生活費是必須要交的,這筆錢讓馬云的父母感到為難。于是,肯·莫利再一次施以援手。"錢并不多,一星期也就5-10美元的樣子。因此每隔6個月,我會給馬云寄一張支票。"

兩年多的時間里,肯總共給馬云寄了大概兩百澳元。

馬云后來說,肯和朱迪為他所有的付出,“已經無法用任何言語來形容”。

在馬云家里和辦公室里,一直有個位置,放著他與Ken家人的合影。

這場友誼持續了24年。

2004年9月,在和西湖邊那個少年相識24年后,肯·莫利去世了,享年78歲。

曾經的少年馬云,也已經40歲。

馬云十分悲痛,他在唁電中稱呼肯為"澳大利亞‘父親’和導師"。馬云難過而遺憾地說,自己曾計劃,有一天能和肯一起乘西伯利亞鐵路旅行。

馬云陪KEN在杭州

這成為了一個永遠無法實現的心愿。

就像今天,再不會有人像肯·莫利當年那樣,細致地、一點點地糾正馬云的英語。

肯的兒子,馬云的少年筆友戴維莫利說:"這種想法現在看來太渺茫了。以(馬云)他現在的身份,想像普通人那般出游可能很難。不過我想,終有一天,我會代替父親來實現馬云的這個想法。"

2008年杭州機場,馬云少年時期的澳大利亞筆友戴維·莫利

在中國的語言體系里,對這種感情的形容,往往會用“忘年之交”。

在馬云家里和辦公室里,一直有個位置,放著他與Ken家人的合影。

“像幫助西湖邊那個好學的少年一樣,去幫助全世界的年輕人和中小企業。”

馬云帶Ken游覽杭州。馬云回憶說:每次見面我們都會爭辯很多事,盡管Ken常說“Jack你在瞎扯”,但他總以極大的好奇心和善意支持我。

37年后,2017年2月3日,馬云第三次來到澳大利亞紐卡斯爾,肯的家鄉。

在悉尼,當馬云與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會面時,馬云說:因為ken,澳洲之行是一次感恩之行。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在悉尼與澳大利亞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會面時表示,澳洲之行是一次感恩之行,因為KEN。

馬云向澳大利亞總理介紹了自己少年時代的這段“緣分”,也是他對澳大利亞特殊感情的根源。在介紹這段往事時,馬云向特恩布爾總理說,Ken為自己打開了一扇世界之窗,這也是他對澳大利亞心懷感激的原因。

“盡管當時7次申請簽證才最終成行,但正是年輕時期赴澳渡過的這段時光,當地的文化、景色以及人民,徹底改變了自己對于世界的看法。”

第一次聽聞這段往事的特恩布爾對“年輕馬云的澳洲之行”作出熱烈回應,他將Ken與馬云的往事稱為“偉大的跨國友誼”。

這段“跨國友誼”也被賦予了新的內涵,會談中特恩布爾主動提到馬云首倡的eWTP(全球電子商務平臺),認為這對澳大利亞經濟增長提供了新的發展動力,并稱其為“ a fantastic idea”。

“像幫助西湖邊那個好學的少年一樣,去幫助全世界的年輕人和中小企業跨越國開展商業活動”——或許這就是“偉大的跨國友誼”延續至互聯網時代的全新內涵。馬云回應特恩布爾說:這是拉動全球經濟增長、創造全球就業機會最好的路徑,也是他一直力推eWTP的根本所在。

Ken沒有上過大學,但是經常和馬云談起大學。32年后,這場緣分找到了最合適的注腳和落點——紐卡斯爾大學收到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捐贈。

下午,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宣布,來自中國杭州的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云,通過馬云公益基金會,在紐卡斯爾大學設立了一筆2000萬美元的獎學金計劃。

這是紐卡斯爾大學有史以來收到的最大規模捐贈。

這個獎學金的名字,叫做:Ma-Morley(馬&莫利)

滴水之恩,涌泉相報——在中國的文化語境里,同樣傳承著這句話。

捐贈儀式開場前,馬云和他的少年筆友,戴維·莫利在會場一角親切聊天。

似乎就像37年前,那場西湖邊的偶遇一樣。

時間走的很快,又很慢。

現場,馬云說,這項獎學金將用于“支持那些想自己看看這個世界,經歷它、用自己的腦袋思考它的人們。”

1985年,澳大利亞人Ken Morley就是這樣鼓勵一位從來沒有出過國的中國少年,邀請他前往澳洲旅行。“試試看,說不定你能拿到護照”。

“那次澳大利亞之旅真正地改變了我。紐卡斯爾那29天,在我的生命中至關重要。沒有那29天,我永遠也不會像今天這樣思考”。

肯的兒子,也是少年馬云的筆友David代表Morley一家發言致謝:“如果我父親仍在世,看到馬云為紐卡斯爾大學捐贈,致力于開創一個可持續的未來,他應該會非常驕傲和感動。”

1985年,第一次來到澳洲的馬云開始知道紐卡斯爾大學,那也是他第一次到訪這所大學。

Ken沒有上過大學,但是經常和馬云談起大學。

32年后,這場緣分找到了最合適的注腳和落點——馬云以2000萬美元的獎學金計劃回報Ken曾經給予他的指導和支持,他說:“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總想我要為紐卡斯爾大學做點事情,因為這是Ken經常提到的一所大學”。

馬云回憶說:每一次和KEN相遇,我們都會辯論很多的事物,他會說“Jack,你是瞎扯淡”。即便那樣,他總是那般支持我。

“他知道我講話的方式,知道我干過什么,但是總是支持我,用他極大的好奇心與友善。”

“我學到的是,這個世界太有趣了,這個世界太獨特了,你需要自己去體驗。你需要用你自己的大腦去思考。”

“我一直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為像Ken那樣的人,幫助和支持自己根本不認識、只是在街上遇到的年輕人。”馬云說。

馬云將每5年親自審核獎學計劃。他對現場的師生們說:“拿到獎學金的學生,不是我和Morley的大使。我們更希望他們成為宣揚勇氣、責任和智慧的大使。”馬云將這個獎學金定義為聚焦未來的計劃,讓更多的年輕人走出大學與自己的國家——就像少年馬云一樣,去世界各地看看,并通過這些經歷擁有更寬廣的國際視野。

在這次由回憶貫穿的講話中,馬云始終提到Ken對他的支持和啟發,與Morley一家給他帶來的改變。延續40年的情義是今天發生在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這一幕的起源,而這份情義也將由Ma-Morley獎學金幫助的年輕人們延續下去。

紐卡斯爾大學校長麥克米倫在現場致辭中說:今天所宣布的,是關于家庭、關于友情的故事。這是一個多么引人入勝的故事,它讓我們知道,一個簡單的善舉,可以延續幾十年成為歷久彌新的友誼。

馬云與Ken Morley夫婦。馬云將Ken視為曾為自己打開世界之窗的導師。

這是少年馬云的故事,也是首富馬云的故事。

這個故事只是講述了人與人之間最樸素的情感——無關國界,無關年齡,無關金錢。

相信年輕人,鼓勵他們嘗試用不一樣的角度去看世界,鼓勵他們去相信勇氣、智慧和善良,并予以分享。

曾經有人讓馬云用一句話形容阿里巴巴,他想了想說:一群有情有義的人,一起做一件有情有義的事。

另外一個提問場合,馬云表示,成功離不開三個商:智商、情商、愛商。

1985年,還是學生的馬云,在首次出國去澳大利亞前,曾經被拒簽過7次。

但我們相信,友誼永遠不會被拒簽。

那些年輕人,他們面前通向未來世界的通道,永遠不會被拒簽。

所有發自內心,投射向這個世界,并廣為散播的愛和善意,永遠不會被拒簽。

記得當時是少年。

推薦閱讀:

賺錢歪點子

農民工白手起家年入500萬的勵志創業故事

溫州人的生意經

相關推薦

猜你喜歡


二維碼
篮球比分直播网